大理  
A   安徽
合肥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阳 滁州 芜湖 铜陵 黄山 安庆 宣城 六安 淮南 马鞍山 巢湖 池州
B   北京
北京
C   重庆
重庆
F   福建
厦门 泉州 漳州 三明 宁德 龙岩 福州 莆田 南平
G   贵州
安顺 铜仁 遵义 毕节 贵阳 六盘水 黔西南 黔东南 黔南
    广西
桂林 北海 防城港 钦州 贵港 贺州 柳州 崇左 兴安 南宁 梧州 玉林 百色 河池 来宾
    甘肃
陇南 天水 平凉 庆阳 定西 兰州 武威 金昌 张掖 酒泉 嘉峪关 白银 临夏 甘南
    广东
梅州 肇庆 阳江 茂名 湛江 揭阳 广州 韶关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江门 惠州 汕尾 河源 清远 东莞 中山 潮州 云浮
H   河北
石家庄 唐山 秦皇岛 邯郸 邢台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宜昌 沧州 廊坊
    湖南
长沙 常德 娄底 怀化 株洲 湘潭 衡阳 邵阳 岳阳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湘西
    河南
永州 郑州 开封 洛阳 安阳 新乡 焦作 许昌 漯河 商丘 周口 驻马店 南阳 淮北 平顶山 鹤壁 濮阳 三门峡 信阳
    湖北
武汉 孝感 荆门 襄阳 十堰 黄石 随州 荆州 咸宁 鄂州 黄冈 恩施 仙桃 潜江 天门 神农架
    黑龙江
哈尔滨 大庆 齐齐哈尔 鸡西 鹤岗 双鸭山 伊春 佳木斯 七台河 牡丹江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海南
海口 三亚 五指山 琼海 儋州 文昌 万宁 东方 定安 屯昌 澄迈 临高 白沙 昌江 乐东 陵水 保亭 琼中
J   江苏
南京 徐州 连云港 宿迁 淮安 扬州 盐城 南通 常州 无锡 镇江 苏州
    吉林
长春 白城 吉林 四平 辽源 通化 白山 松原 延边
    江西
鹰潭 景德镇 九江 南昌 萍乡 新余 赣州 吉安 宜春 抚州 上饶
L   辽宁
大连 锦州 朝阳 抚顺 丹东 沈阳 鞍山 本溪 营口 阜新 辽阳 盘锦 铁岭 葫芦岛
N   内蒙古
呼和浩特 赤峰 鄂尔多斯 锡林郭勒 包头 乌海 通辽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宁夏
固原 中卫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Q   青海
西宁 海东 海北藏族 黄南 海南藏族 果洛 玉树 海西蒙古族藏族
S   四川
成都 遂宁 眉山 南充 内江 广元 德阳 绵阳 宜宾 乐山 雅安 自贡 攀枝花 达州 巴中 泸州 广安 资阳 阿坝州 甘孜 凉山
    山东
济南 青岛 淄博 枣庄 东营 烟台 潍坊 济宁 泰安 威海 日照 滨州 德州 聊城 临沂 菏泽 莱芜 泰州
    上海
上海
    陕西
西安 渭南 商洛 安康 汉中 宝鸡 延安 榆林 铜川 咸阳
    山西
太原 临汾 大同 忻州 吕梁 阳泉 朔州 运城 长治 晋城 晋中
T   天津
天津
X   新疆
哈密 吐鲁番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昌吉 博尔塔拉 巴音郭楞 阿克苏 克州 喀什 和田 伊犁哈萨克 塔城 阿勒泰 石河子 阿拉尔 图木舒克 五家渠
    西藏
拉萨 昌都 山南 日喀则 那曲 林芝地区 阿里
Y   云南
昆明 玉溪 曲靖 昭通 丽江 保山 临沧 普洱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Z   浙江
杭州 台州 宁波 金华 衢州 丽水 温州 嘉兴 湖州 绍兴 舟山
135-6897-3662

塑托邦托盘租赁

全部

行业新闻

跨界新闻

托盘百科

政策法规

焦点

五方面着力提高京津冀区域全要素生产率

作者:塑托邦 2022-11-24   阅读:72

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提出,“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建议,京津冀区域作为我国重要的经济增长极,应从五方面着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使其早日成为中国式现代化的区域样板。

自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以来,京津冀三地在交通、生态、产业等领域率先突破,协同发展取得显著成效,三地经济发展水平快速提升。如今,“轨道上的京津冀”加速形成,生态环境显著改善,产业协同成效明显。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经贸大学副校长、京津冀协同发展河北省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武义青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着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是实现京津冀区域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面之一。从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三大区域来看,京津冀区域的全要素生产率水平较低,增长较慢,协调性较低;从京津冀三地来看,提高京津冀区域全要素生产率的短板在河北,应着力提高河北全要素生产率;从全要素生产率构成来看,京津冀三地的资本产出率均呈下降趋势,提高京津冀区域全要素生产率,应着力提高三地的资本产出率,重点是河北和天津。


武义青建议,提高京津冀区域全要素生产率,应从以下五个方面着力。

一是把全要素生产率纳入地方政府考核指标体系,作为衡量经济高质量发展,是否实现了质的有效提升的重要指标。

二是推动京津冀三地教育、科技、人才协同发展。京津冀三地在教育、科技、人才等方面不平衡不协调问题突出,要加大京津冀在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科技、人才等领域的协同发展力度,促进京津冀区域协调发展,从而为推动京津冀区域高质量发展提供基础性、战略性支撑。

三是依法规范资本行为,着力提高资本产出率。资本产出率下降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但下降速度有所不同。要充分发挥资本的积极作用,同时,要有效控制其消极作用,为资本设置“红绿灯”。

四是加快发展数字经济,推动京津冀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武义青分析认为,资本产出率普遍下降,与传统工业化“规模报酬递减”有关,而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新型工业化是可以突破“规模报酬递减”规律支配的,是可以实现规模报酬递增的。要加快建立京津冀数字技术协同创新共同体,发挥北京在数字技术和人才方面的优势,赋能河北传统产业,推动河北产业结构调整,加快河北机电制造业发展,提高先进制造业比重,促进京津冀区域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五是营造良好产业生态,推动京津冀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深度融合。重点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汽车等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生物医药健康产业、先进碳基材料—金属制品—重型装备等京津冀优势及先导产业,推动区域“四链”融合,加快建设京津冀世界级制造业集群。

上一篇:普洛斯联合上海市节能减排中心,发布《2022年零碳园区实践白皮书》

下一篇:寒气传到刘强东了?